轩轩miao~

古轩的小号儿
她们不让我删文了(۳˚Д˚)۳
那这个号就用来囤表情包和各种魔性的东西吧!

【all叶】禁塔(三)

古轩_一只小祸害:

ABO+监狱paro


犯人攻们x狱长叶,强强


私设有,主要还是走剧情,此文不是为了肉写的


 


学车再加在贴吧还有其他坑表示更新有点慢见谅【一共六个坑啊!】


 


求推荐和喜欢,支持我我当然更加勤快惹♪(^∇^*)


Ps.本章基本大部分是打戏了【趴】,黄烦烦牌剑圣上线!


--------------------------


“那么,还有人敢和我打吗?没人的话,总队长可就是我咯!”


 


一句话出,四方瞬间闻声而动,然而位于大厅中间层层叠叠的人群却瞬间安静下来,针落有声。


 


叶修自是察觉到了那几股真正强大的气息,他虚掩的眸子看不出表情,嘴角却轻轻勾了勾。


 


整个大厅像是静止了一般,引起骚动的主人坐在场中的餐厅的椅子上,闭目养神一动不动。而整个监狱的最强者们,也只是站在最外层观察着中间那个人。


 


懂得蛰伏的野兽才是最强大的猎手,然而蛰伏的目的只是出击的那一刻。


 


“喂喂,新来的,你这么狂不怕被打趴吗?要不要我陪你打一场啊?我赢了你就答应我一个要求,你赢了我也答应你一个要求呗。”一道颇具有活力的声音突然打破了寂静。


 


叶修睁开眼睛,等了半会才从让开一点道路的人群中钻出来的黄发青年。认出来人是谁以后,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开口说:“黄少天?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说的就是你这种人了吧。你要怎么打?比赛绕口令么?”


 


黄少天见他认识自己,当下便有点兴奋道:“谁比绕口令啊!我声名远扬,你既然认识我,肯定得知道我是剑圣啊!”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确实是‘声远扬’,你资料上写了你是话唠……”叶修摊开他随身带着的小本子,翻开指着上面一条给黄少天看。


 


黄少天略微浏览完,顿时叫道:“这介绍谁写的!?我要找他pkpkpkpkpkpkpk!!卧槽居然这么玷污我的名声!”


 


围观众人顿时黑线,这话题跑的方向似乎有点不对啊!到底比不比了。


 


“诶诶,你不是说要比么?怎么个比法啊?”叶修终于在话题越走越远之际伸手拽了一把。


 


“哦对,这个给你”黄少天这才想起歪楼了,他拿出两根小树枝,扔给叶修一根,说:“你刚打过架,又是omega,我可不是喜欢趁机占便宜的人。这里面不让有武器,用这个来比比,谁先被碰到要害谁输。嘿嘿嘿,这比赛简单吧。”


 


叶修掂了掂小树枝,又摸了两下,找到最好着力和攻击的位置握住,笑道:“好啊!输了可别怪哥。”


 


围观着的犯人们已经自行让开,一片不大不小的场地被清空在了大厅中央。


 


“谁会输啊!看招!我要一下割了你脖子!”黄少天在叶修答应的那一刻就立马出手刺向他眉心,说他不趁机占便宜,那绝对是半真半假。一个因为刺杀要员入狱的杀手,绝对是一个任何情况下都冷静的观察,然后在瞬间抓住机会取了目标首级的人。


 


叶修直接一仰脖子,尖锐的树枝便从他的面门划过。一击不中,对方握着树枝的手五指一个转动,平行的树枝顿时改为向下,直刺喉咙。这种攻击还是完全能够预判出来的,叶修在树枝离自己咽喉仅差半公分的时候一下便将它挑开,同时顺势往身前一划。


 


“切,那这招怎么样!”黄少天后跳半步避开叶修的还击,紧接着矮身再次冲上近身,攻击自下而上势要将叶修劈成两半。一退一进几乎在瞬间完成,动作极其连贯熟稔。


 


叶修在内心小小的赞叹了一下这个话唠青年的剑技,抬脚踩在一边的凳子上一弹,身体极为轻巧的直接翻到了黄少天上空,不仅避开了对方攻击,还直接占据了有利的位置。


 


在空中翻跃的时候同时攻击是极为困难的,但是身体柔韧度极高的叶修却能够轻易完成。只见他稍显纤细的腰身一拧,树枝在身体的带动下下在半空划过一个完整的半圆直接刺向黄少天的后脑。


 


黄少天在叶修踏上凳子的一刻就知道不对,叶修完成半空翻转的一瞬间,他任由着身体惯性往前冲,然后一手撑住地面,直接以倒立的方式从背对叶修的攻击转为了面对,顺利的用树枝横档住攻击。


 


极为精彩的一次对招,从出手到两人再次站稳,时间还没有有5秒。之前还在嚷嚷着要教训叶修的犯人们此时都安静异常,这是对强者的敬仰尊重。这一位身份性别特殊的新狱长,已经开始在慢慢折服着这一群羁倨难训的犯人。


 


“想不到你还挺厉害的嘛,你这么强悍的omega我还是第一次见,你怎么练的?诶你真不是alpha吗?你都比一般的alpha强了啊!除了长得有点像omega之外其他哪里都像alpha!”黄少天站稳身体便忍不住朝着叶修开始嚷嚷。


 


“啧,你打架是用嘴的吗?你被抓进来是不是因为刺杀时因为话太多?”叶修被黄少天的一连串话说的有点无奈,这人真适合去当个拉皮条的而不是杀手。


 


“谁会因为话多被抓啊!你当我傻子吗?诶诶诶!你怎么突然就打过来了!”黄少天话还没说完,连忙挡住叶修突然的攻击,然后几记连刺迎了上去。


 


“能住嘴吗?”叶修无奈的回了一句,在餐桌上一个翻滚避开连续的攻击。


 


“谁要听你的啊!比赛规定里没有禁止语音这一条!”黄少天跟着翻上桌子,锲而不舍地追击叶修。


 


两人便在餐桌和地面间你来我往起来。黄少天毫无间断得攻击极少能碰触到狡诈的叶修,但是他丝毫不急。他清楚着叶修在技巧上确实造诣极高,但是体力终究比不上强健的alpha,精密的回避势必极其耗费体力,在精神和肉体的双重疲惫下,再强的人也会有纰漏。他等待的,就是这么一个时机。


 


被黄少天逼得不断后退的叶修终于到达了餐桌的边沿,黄少天心中一喜,暗道机会来了。他抬脚重重地在桌子上一踏,被折磨了许久的桌面终于不堪重负地断裂。叶修的身体顿时失去重心的一歪。抓住机会的黄少天也将手里的树枝笔直刺向叶修的眉心。


 


得手了!黄少天看着树枝距离叶修的眉心越来越近,内心忍不住兴奋地叫嚣。


 


“铛!”预计中树枝与肉体接触的感觉没有传来,金属一样的碰撞声让黄少天顿时瞳孔收缩。叶修此时居然手持着一个铁制饭盒挡住了他的攻击!


 


什么时候?黄少天还没来得及惊异,视线便被黑暗笼罩。叶修直接拿着饭盒糊上了他的脸,将他从桌子上掀了下去。


 


“啊啊啊!!!卧槽!!我的脸啊啊啊!!!”大厅瞬间被黄少天的惨嚎笼罩。围观的众人表情变得极为微妙,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卧槽,这人……心真脏。


 


“你你你居然拿铁盆!!?”黄少天捂住流血不止的鼻子站起来,指着一脸坏笑的叶修愤怒道。


 


“比赛规定里也没说只能用树枝啊。”叶修摊手。


 


“卧槽啊!!!!!”被铁饭盒糊了一脸的黄少,此时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tbc-----------


此处应为黄少点蜡……


明天后天趁着不用练车多更点吧

评论

热度(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