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轩miao~

古轩的小号儿
她们不让我删文了(۳˚Д˚)۳
那这个号就用来囤表情包和各种魔性的东西吧!

【all叶】禁塔 18

古轩_一只小祸害:

监狱paro+ABO,强强,叶神狱长设定




ooc,私设,雷,慎入,不喜勿喷




我轩汉三又回来了【你还是滚吧】




打戏这次是老韩,嘿嘿,我把我所有的文力都拿来写打斗惹。


------------


烈阳毫不犹豫的用猛烈的高温炙烤着水泥地面,但糟糕的天气却完全无法阻止此时的犯人们。




竞技场开始的第一天,一个上午便进行了20多场的PK。但是深感担忧的狱警们并没有看到预想中的画面,一上午下来,不仅没有重伤死亡的人,反而这些上去打架的人个个都遵守礼仪点到即止。这其乐融融的场面差点让严阵以待的狱警甚至一些反对者跌破下巴。




当人们被约束很久,突然得以释放的时候,大部分人不会选择肆意妄为,而是小心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毕竟谁都不知道,闹过头狱长会不会把竞技场取消掉,好不容易能名正言顺打架了,当然得规矩点来。




叶修就这样在犯人们毫无察觉的时候,成为了这群“号称无法管制”者心中的规则。




上午还嘶吼叫喊着的犯人们此时却安静围绕在竞技场周围,原因无他,现在站在竞技场上的两个人,一个是以拳头震慑全监狱的韩文清,另一个则是风头更胜的狱长叶修。




简直是世纪之战啊!




围观的人群都暗自兴奋着看着台上两道身影,然而台上两人却迟迟没有动作。




“你去拿长枪。”韩文清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




叶修站在台上另一边有些扬了扬拳头:“别小看我的拳法啊。”




“你的体力不如我,我不占对手任何便宜。”韩文清依旧不松口,明明是他提出的挑战,现在却有你不拿武器我就不比了的架势。




叶修头疼的想了想,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只见他跑到台边,将堆积在台边用来划线的红色颜料取来,直接走到韩文清前面,对着他森严的脸上就是一抹。




“哈哈哈哈,看,老韩,我给你点了颗美人痣。诶别说,其实不怎么违和啊,很像佛教那修罗。”说着在韩文清黑着脸的表情下也拿起红色颜料在眉心抹了一下。




一瞬间两人都跟点了美人痣似的,但是那美人痣歪歪扭扭更像一块疤痕。看着叶修指着自己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的样子,韩文清脸色不自觉的柔和了很多。




“你说不想占便宜,那就限时三分钟,谁先将对方额头上的红颜料抹掉,谁就赢了,怎么样?”叶修说出了规则。




韩文清点头,主持人宣布比赛开始,台下众人顿时站直身体,目不转睛的看着台上。




虽然偶尔有个例外,但是高手过招一向不靠言语,两人谁都没再说一句,直接开始。




韩文清从不落后于人,一往无前是他向来的风格。开始的鼓声一响,韩文清就大步直冲叶修,抬起左手就是一个左直拳。




叶修身体微微低下直视韩文清,在他接近的瞬间一个滑步错开,看似只是避开攻击,然而脚下却偷偷一个后勾腿,非常阴险。




韩文清当然不会中这种惯用把戏,以腿还腿,绷紧脚上的肌肉,直接把叶修的腿挑开。




叶修稍微踉跄一下后退一步,咬着牙露出一个野性的笑容,暗道韩文清力气还真不是盖的。




因为惯性后退了一步之后,叶修上身一拧,带起右腿狠狠向韩文清面门踹去。




腿风袭向自己,韩文清却没有躲避,而是直接伸手抓住了袭过来的腿。因为天气炎热,叶修只穿着修身的短裤上来,这一抓,韩文清就感觉到了手下光滑的触感,瞬间便愣了一下。




才刚失神一瞬间,韩文清就觉得手上一沉,一道黑影更加迅速的超自己飞速而来。居然是叶修利用被抓住的脚作为支点,腰身使劲一扭,整个人腾空的将另一条腿快速甩了过来。




发尖的汗水因为离心力的作用脱离,在阳光照射下闪着细小的光。叶修的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柔韧的身体在空中形成了一个弧度,一时间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让韩文清觉得口干舌燥。




但即使是愣神了一下,韩文清也能让自己迅速恢复状态,松他松开叶修迅速后仰躲避,但是还是被擦中了鼻梁,鼻子下顿时出现了一抹鲜红。




吃过一次亏,韩文清当然更加警惕,直拳勾拳轮番上阵,和叶修在台上缠斗起来。




此时某位打起来话太多的人坐在不远处撑着脑袋,语气极其幽怨的抱怨着:“啊,为什么要和韩文清打啊!凭啥凭啥凭啥,挥着拳头打来打去的一点美感都没有好吗?比剑多帅啊,怕受伤不开刃就好了嘛,那个竞技场跪地被挑战者可以拒绝,一点都不人性化!”




喻文州坐在一边安静的看着台上的两人,眼睛却不断随着两人的动作而动,时时刻刻分析着每一招的弱点。




“叶修拳法也很厉害呢。”喻文州淡淡开口。




黄少天也点头:“是很厉害,我对拳法不了解,但似乎这两个人用的是不同的东西吧?拳击和……散打?”




“不止是这个……”喻文州继续看着,语气有点不确定的停下了。




回到竞技台上,韩文清侧身一个反背拳攻击叶修后背。他没有只用拳击,拳击的招式太少,在实际战斗中不算实用,糅杂进散打才能够让自己更甚一筹。




叶修应该一直用的散打,韩文清暗自想着,但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突然变招成功让叶修判断失误,反背拳顿时正中叶修背后,巨大的力量一下让他单膝跪下。




看到叶修脸上一瞬间闪过的痛苦,韩文清突然后悔了刚刚为什么要用那么大的力气。想要快点结束战斗让叶修去医务室,他立即走到叶修正面想去抹掉对方额头上的颜料,不料刚刚还一脸痛苦的叶修突然站起来,脸上痛苦迅速消失,伸手就向他抓了过来。




叶修的手在韩文清的手上看似只是轻轻一抓,但是韩文清却感觉到手肘被接触到的瞬间,一股麻木的感觉居然蔓延上了整个手臂。




“古拳法!?”韩文清终于崩不住表情,诧异的喊出了口。




叶修嘿嘿两声:“你猜。”随后趁着韩文清反应不及一手劈上了他腰身的穴位。看着对方闷哼一声身体一歪,抬手便伸向韩文清没有防护的额头。




哪知还差几厘米,身体还麻痹着的韩文清居然突然伸手将叶修的双手锁住,同时双脚也一夹夹住叶修小腿。




两个人顿时失去重心倒在地上,叶修有些错愕的被韩文清锁住,半趴在对方身上,眨了眨眼睛说:“我说老韩啊,你这样你自己也没法攻击我,何必呢?”




韩文清冷哼一声,突然猛的将扣住叶修双臂的手缩拢。




被猛的一拉,叶修顿时像韩文清胸口砸去,在即将撞上的瞬间总算堪堪停住。




“我去,老韩你还挺聪明,想我把颜料擦掉么?”叶修嚷嚷道,看着韩文清还准备再来一次顿时也挣扎起来。




这样被扣着撞来撞去肯定是不停的,自己的体力肯定比不上韩文清。再一次被拉着撞上胸口的时候,叶修用尽浑身力量往前一窜,顺着韩文清下拉的力量咚的一下就砸在了他额头上。




现场顿时鸦雀无声,只有黄少天压制不出噗嗤一声。




叶修贴着韩文清的额头,直直的、毫不服输的和他对视。两人的汗水沿着额角滑落,太阳光大的有些刺眼。叶修微微眯起眼睛,但是韩文清还是能顺着微微张开的弧度看到有些狼狈的自己。




“嘿嘿,这下我们的颜料都没了。”叶修看着韩文清松开了束缚,立马爬起来揉着通红的额头说:“看来这次是平局了。”




“你很厉害。”韩文清也站了起来,脸上没有任何沮丧或者愤怒的情绪,牢牢的盯了叶修一眼便转身准备下台,同时道:“下次我会打赢你。”




叶修看着韩文清直接跳下台从人群让开的通道中离开,半眯着眼睛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看着自己被颜料和灰尘染得脏兮兮的手,突然觉得烟瘾又犯了,怎么感觉有点心躁呢。




“我等着你来赢啊!”




-----tbc----


你们木有忘了我吧




---小剧场---


黄少天:“叶修叶修叶修竞技场和我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上次那是我失误才让你赢了,这次我绝对赢你!有种就和我比剑!你赶紧答应,快点,要知道别人可是求着和我对招呢。我走这么主动了,你肯定要和我比的。”




叶修:“呵,在这文里我还真的不会有种。”




黄少天:“…………这个作者太可恶了,叶修叶修叶修你和我pk我就去要挟那个该死的消失了一星期的作者把这文改成生子文!所以你看,和我pk吧!快来pkpkpkpkpkpkpkpk!”




该死的作者:“好的,黄少你和叶神的pk剧情取消了。”




叶修:“意思意思心疼你。”




黄少天:“………………………………”





评论

热度(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