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轩miao~

古轩的小号儿
她们不让我删文了(۳˚Д˚)۳
那这个号就用来囤表情包和各种魔性的东西吧!

【all叶】禁塔 35

古轩轩-啦啦啦~我是快乐哒小逗比:

监狱paro【←这个到现在真的还有吗】+ABO,强强,叶神狱长设定


这是一篇没多少肉的ABO文,讲真我有时候会突然忘了这是篇ABO【你滚】,大概有ooc【如果有严重不适的地方,请指出】,私设有,不喜勿喷


接受建议,欢迎评论和捉虫


双更,唔,今天发点喻叶糖


-----------------------------


“张佳乐,帮我查一下东经135.4°,北纬52°附近有什么隐藏中大型建筑或者设备没有。”韩文清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手指轻点着地图上的一点。


“好的,哎对了,听说你出狱了,而且还和叶修一起参军了?”张佳乐在电话另一边询问道。


“是的。”


“那我能不能来啊!?”


“不行。”韩文清非常干脆的拒绝了他。


“哎。”张佳乐有些不甘心的叫了一声,接着问:“那好吧,我会让人用雷达探测一下这附近的,另外白言飞那边让他也搜集一下请报吗?”


“可以,我猜测,敌人如果近期打算有什么行动的话,一定会露出些许端倪。”韩文清说。


“那好,我这就去。”张佳乐说完挂了电话。


韩文清将手机放到了桌子上,走到了窗户旁边,看向淹没在黑暗中的地平线。


夜色已深,在营地里,同样的对话发生了许多次。不管是韩文清,还是其他几位,都是手中掌握着权力的人。他们进监狱,绝对是自愿而非其他人强迫。而同样的,他们在外面,还留着无数人手。


不远处,叶修将手中的文件放下来,拿起了正在震动的手机。一看到来电显示后,他就把手中的香烟掐灭扔进了烟灰缸,然后接通了电话。


手机里,陈果的声音传了出来:“叶修,你要我搜索的地方肯定有东西在,那里有什么东西将电磁波全部屏蔽掉了。”


“嗯,好的,我知道了。”叶修吐出一口烟,道。


“我觉得那里很不好!你别做什么危险的事啊!”陈果完全没有女孩样的吼出了这些话。


“你怎么知道那里不好啊。”叶修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言行会让陈果恼火。


“直觉!女性的第六感你不知道吗?总之你给我保护好你自己啊!”陈果的音量瞬间上升了几倍,让叶修不得不把话筒远离自己的耳朵。


“遵命遵命。”叶修敷衍到,停了几秒听到话筒里传来了一阵像是交接手机的声音。叶修大概猜到了什么,将手里的烟掐灭,扔进了垃圾桶。


半饷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喂?”


“沐橙?”叶修问,苏沐橙回去陈果那里他并不奇怪,陈果那里的兴欣网吧,也就只有沐橙等少数人知道。而且,陈果和苏沐橙关系很是要好,有时候心情糟糕了,两个女生就会聚到一起,聊天谈心。


“叶修,你……你是不是看见了哥哥。”苏沐橙语气难得的有些颤抖,带着些许小心翼翼。 


叶修停顿了一下,突然觉得自己刚刚不应该扔掉烟的,几秒后,他语气缓慢坚定的回道:“嗯,他回来了。”


苏沐橙的呼吸突然有些急促,她的声音有一点哽咽。叶修静静等着他,没有说话。苏沐橙似乎忍耐很久才没有哭出来,她突然轻轻笑了一声,声音却依旧有点发紧:“居然骗我们,你要好好教训他啊。”


“我这两天依旧狠狠教训他了,把你的份也教训完了。”叶修在电话这头摊了摊手。


“嗯,就是要狠狠的。”苏沐橙说着,语气突然又凝重起来:“叶修,哥。我也一直把你当成最亲的人,就像果果说的一样,千万不要去冒险啊。你知道你遇到爆炸失踪的那天,我和叶秋有多着急吗?”


“对不起。”叶修语气诚恳的说。


苏沐橙叹了口气:“你没有要道歉的,我只是希望,有时候你能保护好你自己。”


“我会的,很晚了,睡吧,晚安。“


“嗯,晚安。”


听到听筒中传来忙音,叶修才把手机放下。刚放下,门外就传来了脚步声,接着,有人在门口轻轻问:“叶修?睡了吗?”


“喻文州?”叶修走过去将门打开,就看见喻文州穿着便装,站在门口。


喻文州点了点头:“能进去谈谈吗?”


“可以。”叶修同意,微微侧过身体让他进入了自己房间。


临时搭建的房间里连简陋的卫生间都没有,只有一张床和一张简单的木桌。空气中迷茫着微弱的信息素的味道,喻文州悄悄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脸上带着微笑的转过头看着叶修。


“有什么事?没事快点回去睡觉。”叶修无视他的目光,直接走到床边坐下看着他。


“苏沐秋说的危险,你怎么看。”喻文州问。


“能怎么看。”叶修无所谓的耸肩:“躺着看。”


喻文州对于他这种不正经的话也不恼火,脸上的笑容不减:“我想你也大概查过了,离这里百余公里的地方,大概存在着一个大型地下基地。”


“嗯。”叶修含含糊糊应了一声。


“我来这里,是希望你能把这次任务全权交给我们。我、和几位队长。”喻文州说。


“不行。”叶修摇了摇头。


喻文州依旧没有不耐烦,他走过去,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在叶修旁边坐下,和他平视:“王杰希研究了那天伤你的炸弹。”


“我知道,那是专用来对付omega的特殊炸弹。”叶修思考了一会说。


“是的,但是它有了些变化。它里面的化学物质变了,变得……几乎专门针对克制你。”


喻文州上身往叶修那边靠了靠,突然伸出手指轻轻碰了碰叶修位于后颈的腺体位置。这轻微的刺激感一瞬间就让叶修缩了缩脖子,扭过头来警惕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笑了笑,收回了手指,好像刚刚一切只是非常自然的动作,然后继续说道:“为什么说克制你,大概是因为,它和你信息素的味道排斥度非常高。”


“哦~”叶修挠有兴致的摸了摸下巴道:“意思是,他们似乎从哪里得到了我的信息素,然后研究出了专门对付我的武器?那看来我还挺厉害,被这么重视呀。”


“我恐怕不止是针对你,他们有可能已经比较熟练的研究掌握了一批专用于alpha和omega的武器。”喻文州的语气慢慢凝重下来。


“那这个地下基地,到底是属于谁的?邻国的,还是帝国?”叶修问。


“不知道。”喻文州摇摇头,他们对这个基地掌握的资料太少太少,现在的信息基本都是推理出来的。要知道它属于什么势力,只能交锋一次才能知道了。


喻文州继续说:“你如今身体上的问题太大了,我们讨论后希望,你能留在营地。刺探那边的任务,由我们来。”


“不。”叶修这一天仿佛就和“不”这个字绑定了,喻文州才说完,他就立即摇头否定。


“叶修!”挠是喻文州,此刻也觉得有些着急了。


“这次,是我和你们。”叶修突然笑了,深褐色的眸子在灯光下闪烁着点点光芒:“你们不是说要保护我嘛?”


喻文州愣住了,他没想到叶修会说出这么一句话。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他似乎就是一个喜欢单打独斗,把一切都往自己身上抗的人。现在他这么说,是不是他已经意识到了,在他身后,有许多的人默默站着,想守护他。


“好。”喻文州脸上罕见地露出了最纯粹的笑容,他站起来,推着叶修,把他塞到了被子里,道:“那么晚安。”


“晚安。”叶修其实早困了,非常自觉的钻进被子里,露出半个脑袋看着上方的喻文州。


“对了。”喻文州似乎想到了什么,他俯身下来轻轻道:“你的信息素有点不稳定了,我想……你需要一个吻。”


“嗯?”叶修钻进被窝就觉得自己越来越困,一下没听清楚喻文州说的话,迷茫的眨了眨眼前发出了一声疑惑的呢喃。


而这一切在喻文州的眼里,就完全变了一个样。他只看见叶修难得乖巧的缩进被窝,露出了半个脑袋,盯着一头蹭乱了的头发,迷茫的眨着眼睛。


原来这人也有这么乖的时候。


喻文州想着,俯身吻了下去。


------------------tbc--------------


没有肉!没有!!!!没!!!有!!!!


还有伞哥只是走开一下下而已!他不久就钻出来了!!!!


天呐我有一种我阴谋越写越深的感觉,唉呀妈呀会不会圆不回去【你滚】  

评论

热度(293)